针尖上跳舞

编辑:世代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6-03 12:13:42
编辑 锁定
《针尖上跳舞》内容简介:杂文是微不足道的,又是具有巨大社会功能的。一言不可能兴邦,同样一言也不可能丧邦。邦之兴丧,条件是繁多的,原因是复杂的,杂文家们的千字文即便字字珠玑,或者句句毒草,相对于邦,其正向反向的作用都是有限的。杂文的主要的功能.似还是个性的思想、意识、情感的表露、表达。杂文家们自己首先要守住人生的、道德的、人格的底线,同时影响社会遵守底线。
书    名
针尖上跳舞
出版社
宁夏人民出版社
页    数
177页
开    本
16
作    者
牛撇捺
出版日期
2008年11月1日
语    种
简体中文
ISBN
9787227039846

针尖上跳舞基本介绍

编辑

针尖上跳舞内容简介

《针尖上跳舞》:书与读书的不等式,玉米与生命的重量,吕布是盐池人?不创造就是创造,谁是“自己”哭穷,用鱼喂鸟的慈爱,庶人之议与不议。国货与超国货,三八大盖与王八盒子。

针尖上跳舞作者简介

牛撇捺,1957年生于兰州白塔山下的土窑洞,1982年毕业于兰州大学历史系。学过赤脚医生课程,做过地质局“七·二一”工人大学学员。毕业后一直从事宣传文化工作。生性散漫,书生意气,终未做成大事:喜欢文字,未入殿堂,无可奈何地在文学的边角上觅得一块领地,当起了写杂文的自我心灵的“山大王”。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“入行”,迄今已出版杂文集九本。没有雄心、野心,故对自己很宽容。有时翻翻床底下的那几本小册子,心情怡然、平静。

针尖上跳舞图书目录

编辑
《二十一世纪宁夏杂文丛书》总序牛撇捺/1
  谁是后富?/1
  收入差距过大是不和谐之音/3
  十字改锥/5
  半只虾,谁是赢家?/7
  开除死人的党籍?/9
  国货与超国货/11
  如何让人多读书?/13
  孩子是谁生的?/15
  半部《资本论》是我写的/17
  三八大盖与王八盒子/19
  容忍别人爱国的方式/22
  物价的涨与不涨/25
  不感恩是民族的痼疾/27
  长城错觉谈/30
  错在媒体?/33
  窟窿多了不怕风,35
  民族的共同点在哪里?/37
  禁止以至处罚给乞丐钱物之必要/39
  母亲的平衡/42
  五十知天命/44
  农民的遮羞墙/47
  头版问题/50
  陈永贵的墓碑/52
  玉米与生命的重量/54
  书与读书的不等式/56
  惧内是否可以廉政/59
  天使为什么会飞?/61
  说融资/63
  庶人之议与不议/65
  哭穷/67
  吕布是盐池人?/69
  正面人物也会告密/72
  “孝老爱亲”可以当模范?/74
  健康着是幸福的/77
  生命的自由/79
  说于丹之《(庄子)心得》/81
  散说于丹的《(论语)心得》/89
  说纪连海的《历史上的刘墉》/99
  说纪连海的《历史上的多尔衮》/107
  说说纪连海的《历史上的和珅》/111
  四说纪连海/119
  职务顶刑/130
  用远处的事教育身边的人/132
  婴粟籽油?/134
  平壤可能要用手机了/136
  卡斯特罗终于退了/138
  用鱼喂鸟的慈爱/140
  有私奉献如何?/142
  书应该放在哪里?/144
  不创造就是创造/147
  浩然是农民的代言人吗?/149
  博士后是什么学位?/151
  《资本论》责编的遗憾/154
  谁是“自己”?/156
  剖析一首“反动”歌曲/158
  婆娘/160
  吓人的汉字——“祭”/161
  北京来的电话/163
  逆行的美德/165
  历史杂感/167
  书生意气仁者情怀/170
  跋/173

针尖上跳舞文摘

编辑
五十知天命不太好理解。什么是天命?为什么五十岁才能知天命而又能够知天命?
  曹操对劝他取汉室而代之,南面称孤、龙袍加身的人说,“若天命在我,我为周文王”。意思是说如果上天眷顾他们曹家,祖宗保佑他曹操,使他能有真龙天子的命运,他愿意做周文王式的人物,由他的儿子去做皇帝。他以为他做皇帝的条件不成熟,必须缓行。曹操所讲的“天命”,有些宿命的色彩,是上天对人之命运的支配。
  “天命”还有什么含义吗?似乎还包括人对社会规律比较清晰的认识与比较主动的把握,也包括人们对自己前途命运的基本界定。
  为什么五十才能知天命。因为五十已基本进入人生的尾声(古代尤其如此),人在经历了坎坎坷坷波波折折磕磕绊绊的五十年后,自己最终能达到什么目标,能取得什么成就与地位,是龙是虫,心里终于有数了。面对自己平凡或不平凡的一生,人们会感叹人生的艰难无助,无奈于社会环境的摆布。于是便将一切归功或诿过于“天命”了。杀不了曹操,便对天长叹“天不灭曹”;打不过别人,快被别人灭了,便哭诉“天亡我也”。人生不成功,便言命里没有,言“命里有时终须有,命里无时莫强求”;成功了,也不敢狂妄,怕遭天谴,便感谢上苍,感激天命。所谓“天道酬勤”,“吉人天相”,通通与天有关。
  五十知天命,其实是人生的一种无奈,或者说是不得不有的成熟。
  老夫今年整五十,因为没有太大的雄心壮志,所以也就没有过多的渴求、等待、失望与焦虑。对于“天命”,似乎早就知道了。早到什么时候?至少十年前吧。知道什么?答案是天命不在我,天上不会给我掉馅饼。因此,我便在小小心心做人,谨谨慎慎处世,兢兢业业做事,所以我的人生还算顺溜。早一点“知天命”很有好处。

针尖上跳舞序言

编辑
中国当代文学以小说为正宗,宁夏亦然。
  杂文作为文学形式的一种,无疑是在主流之外,基本上处于边缘状态。但是,这个开放的时代它又不能缺席。
  20世纪80年代,宁夏的文学创作事业进入旺盛期。进入90年代以后,宁夏文学新人辈出,新作大量涌现,质量不断攀升,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赞誉。人们惊呼:宁夏青年作家林在崛起,宁夏文学队伍不再“一枝独秀”。有多位作家获得包括“鲁迅文学奖”在内的许多全国奖项,其中有些作者在全国已经有了相当的知名度。有人说宁夏青年作家的创作呈现“井喷”状态,已成为宁夏精神文明建设的标志性产品和宣传宁夏的一张“名片”。
  我们在热眼关注宁夏文学的时候,不要忘了把余光投向另一支生机勃勃的队伍,那就是宁夏杂文军团,在宁夏文学整体蓬勃发展的同时,宁夏杂文始终没有掉队。
  作家吴若增先生从写小说转到了杂文随笔创作。他说比较起来,小说那种文体其实是一种“狡猾”,而杂文这种文体,则无异于一种“憨直”。
词条标签:
文学书籍 文学 出版物 书籍